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www.55gvb.com_www.55gvb.com-【参与多款】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23 17:55:1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www.55gvb.com_www.55gvb.com-【参与多款】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葭芷老街:落寞老街区里的城市蜗居客 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城市中的传统老街区,似乎逃不出两种常见的存在形态:要么在城市化进程中,得利于旅游和时尚元素的注入,重新焕发生机转型为城市新的地标;要么保守着过去,逐渐破败成为城市里难看的伤疤,等待被拆迁被人遗忘的命运。葭沚旧城区,是浙江台州城区历史久远、面积最大的老城区之一,留下台州椒江人几代人的记忆,等待的是蜕变还是拆迁,目前似乎还不得而知。葭沚老街的前世今生“葭”为水边的芦苇,“沚”为水边的洼地,葭沚处于江边,由台州椒江冲积而成,曾地势较低并长满芦苇,“葭沚”由此而得名。葭沚依托江边入海的优势,清末民国曾经繁华一时,是台州沿海重要的商业据地。据史料记载,葭沚老街的兴盛,大约可以追溯到元朝,随着漕运为背景海运业的迅速发展,葭沚借助濒临台州湾的港口优势,迅速形成沿海货物的集散地之一。18世纪中叶起至民国解放前,商埠渐兴,一度形成闽货的主要集散地。葭沚自然成为浙中沿海一带商贾云集、人文荟萃、农渔商并兴的繁华闹市。清末民初,当时的台州首富黄楚卿就居住于此,拥有院落房屋上百间之巨。因涉足盐业、典当、南北货和电业,曾富甲一方,人称“黄百万”,在葭沚和老海门一代他兴办实业、周济穷人、兴办学堂的经历,给后人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在老街里,时常可以看到自产自销的农户,挑着农副产品走在老街里吆喝售卖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摊位,边走边卖。葭沚老街里没有基本没有什么城管,这给了无照经营自产自销的农户、以及流动摊贩一定的自由。如今的葭沚老城区,从地理概念上来说,是从南面椒黄大环线到北面的工人西路,东面以葭沚泾为界,西面到学院路和红星美凯龙一带,东西南北各超过1公里。其中,以南北向的上街、中街、下街和东南向的文明路和西大街,为整个葭沚旧城区保留最好的街巷。这里有长长的石板路、百年院落式的青砖老屋,斑驳的墙面上还留着文革时代模糊的标语,沿街零散保留着传统手工业、钟表店、理发店、杂货铺等老号商店。葭沚老街上这家钟表店已经开了半个世纪,店老板已经满头白发,但是还能维修精密的手表机械,照片中的他正在用放大目镜维修手表。许多街区的老店就是这样,全靠独人在坚守经营。时代更迭下,老街里的商业传奇已成历史。随着城市中心发展的位移,这里并不是市政规划重点,加之拆迁面积过大、拆迁成本过高,葭沚老街的四周城市已日新月异、高楼林立。但老街似乎一直守着过去。缺乏有效的保护和修缮,加之没有旅游业开发带来转型,葭沚旧时的大家宅院和老街古巷,如今已在岁月侵蚀下显得几份破败和凄凉,俨然成为椒江城区最大的贫民窟,留守下来的都为念旧情结的老人,还有大量外省来的务工家庭。漫步老街,时光像是倒流数十年,可以寻到南方小城旧时的记忆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,这里是值得驻足的地方。近两年以来,每到周末有空闲的时候,习惯带着相机,游走在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,记录这里的老房子,以及在此蜗居的人们。从一开始走马观花的拍摄,到后来希望与被拍摄者更多交流,渴望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的故事。一张张被记录的面孔,他们共同构成老街真实生动、富有市井味的城市影像。老街里的老少蜗居客台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源地,繁荣的制造业吸引一大批来自四川、湖南、河南省份前来讨生活的异乡打工者。杂乱、破败的葭沚老城区,虽是被本地人所嫌弃,有经济条件的当地人,更愿意搬离这里住进新房,但这里却为广大外来务工家庭敞开大门,吸纳了一大批租不起城市公寓的租客。他们是厂房里的苦力工,马路上的环卫工、楼宇小区里的保安员、流动的商贩走卒,他们是这个城市最为底层和幸苦的群体。葭沚老街区给了他们安家立命的城市落脚点,有些携妻带子在此安家,已将台州当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,便宜的房租是他们久居于此的原因。像在葭沚中街,一间沿街木结构老房子,每月租金只需400元左右,虽说楼上、楼下都可以铺床,加起来面积也就不到50平方,屋内空间狭小、灯光昏暗,每逢台风季甚至还会漏雨,但已能满足一家四口人并不太高的居住需求。老街上一家外来务工家庭的孩子,正在靠在门口张望,打量街巷上来来往往的陌生人。外来务工家庭,日子虽然过得清贫。他们的孩子们尚未长大还不懂得生计,这些随父母远道而来谋生的孩子,比起那些被遗弃在家的留守儿童,总是来得更幸运和快乐。葭沚老城区道路狭窄,只能骑车和步行,这里少有车辆和红绿灯,没有大型商场和游乐园,曲折蜿蜒的街巷,就是孩子们肆意奔跑闯荡的快乐天地。正是这些天真无邪的小孩,给这个破败凄凉的老街带来一抹不一样的生气。小女孩王奥慧坐在床上,欢喜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,斑驳的墙上张挂这装饰用的尼龙布,她这个学期的奖状连同过去获得的几张奖状,视乎无处张贴。在拍摄的孩子中,印象最深的一个是9岁小女孩王奥慧是,她来自千里之外的湖南,随父母来到台州,租住在葭沚老城一间沿街的木结构房子里。她的床就铺在门口位置,开门便是人来人往的马路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她的父母都是城市里的清洁工,即便周末也是上班,平时白天少有时间陪伴她。她会抱怨父母的忙碌,但她并不觉得孤独,在她蜗居的老街里,有许多像她这样来自外省的小玩伴。王奥慧成绩优秀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副班长,照片里的她正喜滋滋地拿着这个学期的奖状。在葭沚老街,除了外省打工家庭,留守居住还有本地的老人。这里可能是台州城区中老年人最为密集的城区之一。老人总是念旧的。生于此,死于斯。老街留下了他们生活的记忆,一生的故事。当每个生命逐渐老去,在余生并不多的剩余时光里,对未来已没有念想,更多是在过去熟悉的光阴中寻求宁静和慰藉。老街上的这位老妪,是一个传统手工业者,此时正在屋子里,借助的漏下来的阳光,正在竹编油脂灯笼上进行手绘制作。这类油脂灯笼往往是葬礼上使用。在老街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手工业。老街外,是城市喧嚣的车水马龙;老街内,残瓦旧墙下慢节奏的生活。这是明显能感觉的强烈反差。如今城市在追逐现代化和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陌生的高楼大厦拨地而起,有关这个城市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。走在葭沚老街,在天气晴朗的日子,不少老人会喜欢搬出凳椅,呆坐在阳光下,安静地打发着闲暇的时光。如果走在上街和文明路,目光透过街面房的木窗,在一些昏暗屋子里,很容易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张逝者的遗像。假如你是经常光顾老街,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景:在某处熟悉的屋前突然被摆上花圈,里面传出喇嘛们阵阵为死者超度的念经声。你这样设想:可能几周前,那个老人还门口晒着太阳,走在老街上,你的目光曾经与他不期而遇。老街里一张张不断苍老的面孔,最后都被定格下来,成了老房墙上一张张被奠基的照片。葭沚老街里,有许多留守居住的孤寡老人。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其中一位,下午的阳光西斜,简陋老房间前,老人在独自晒着太阳,光影中透着几份凄凉。在老街,有传统浓厚的邻里关系。这里没有围墙高筑,有些旧宅院,会有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。平时邻里相亲,非常熟悉,招呼问候,串门闲聊,也是现代化高楼内早已失去的东西。葭止老街虽然老,但富有人情味。除了这里熟悉的老房旧屋,这也许是许多本地老人留恋于此的缘由吧。老街屋内逝者的照片挂在墙上,房间里始终在滴答作响,似乎在提醒老街上的路人:每个人都有老有所去的一天。对人文摄影来说,这是一片富有魔力的地方。这里有城市源生态的老影像,也有为之感伤的人。听说不久的将来,葭沚老街就要拆迁了,那么现有安居于此的蜗居客,又将要何去何从?

习近平出席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#标题分割#  4月23日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图为习近平检阅舰艇编队。  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 4月23日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图为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。  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 新华社青岛4月23日电(记者李学勇、李宣良、梅世雄)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3日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  琴岛春意浓,黄海春潮涌。青岛奥帆中心码头,担负检阅任务的西宁舰按照海军最高礼仪悬挂代满旗,五星红旗、八一军旗迎风飘扬。来自61个国家的海军代表团团长齐聚检阅舰,共同等待喜庆时刻的到来。  12时40分许,习近平来到青岛奥帆中心码头。在雄壮的乐曲声中,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,随后登上检阅舰。  13时许,检阅舰鸣笛启航,驶向阅兵海域。  此刻,人民海军32艘战舰威武列阵,战机振翅欲飞,远涉重洋前来参加庆典活动的13国海军18艘舰艇整齐编队。  14时30分许,检阅舰到达预定海域。海军司令员沈金龙报告受阅部队准备完毕,习近平下达检阅开始的命令。激昂的《分列式进行曲》在大海上响起。  受阅舰艇分成潜艇群、驱逐舰群、护卫舰群、登陆舰群、辅助舰群、航母群破浪驶来。受阅飞机呼啸临空。  大海滔滔,铁流滚滚。自1949年4月23日从江苏泰州白马庙启航,人民海军在党的指引下,一路劈波斩浪,逐步发展成为一支能够有效维护国家主权、安全、发展利益的海上武装力量。  受阅舰艇通过检阅舰时,一声长哨,官兵整齐站坡,向习主席致敬。“同志们好!”“主席好!”“同志们辛苦了!”“为人民服务!”军乐作伴,涛声作和,习近平的亲切问候同官兵的铿锵回答相互激荡,统帅和官兵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  新时代,新航程。习近平对人民海军建设高度重视,先后多次视察海军部队,发出“努力把人民海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”的号召。人民海军正以崭新姿态阔步向前、逐梦海天。  15时许,检阅舰调整航向,向参加庆典活动的来访舰艇编队驶去。  国际舰队检阅,是海军这一国际性军种特有的海上礼仪活动,是世界各国海军友好交流的一种独特方式。  俄罗斯、泰国、越南、印度、日本、菲律宾、孟加拉国、文莱、韩国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马来西亚、缅甸等国的舰艇悬挂代满旗,按照作战舰艇、辅助舰船的顺序,以吨位大小排列,依次通过检阅舰。  习近平向各国官兵挥手致意。各国海军代表团团长在检阅舰后甲板就座观礼。  15时30分许,在《友谊地久天长》的乐曲声中,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圆满结束。  许其亮、丁薛祥、魏凤和、王毅等参加活动。(责编:白宇)习近平出席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#标题分割#  4月23日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图为习近平检阅舰艇编队。  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 4月23日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图为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。  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 新华社青岛4月23日电(记者李学勇、李宣良、梅世雄)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3日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。  琴岛春意浓,黄海春潮涌。青岛奥帆中心码头,担负检阅任务的西宁舰按照海军最高礼仪悬挂代满旗,五星红旗、八一军旗迎风飘扬。来自61个国家的海军代表团团长齐聚检阅舰,共同等待喜庆时刻的到来。  12时40分许,习近平来到青岛奥帆中心码头。在雄壮的乐曲声中,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,随后登上检阅舰。  13时许,检阅舰鸣笛启航,驶向阅兵海域。  此刻,人民海军32艘战舰威武列阵,战机振翅欲飞,远涉重洋前来参加庆典活动的13国海军18艘舰艇整齐编队。  14时30分许,检阅舰到达预定海域。海军司令员沈金龙报告受阅部队准备完毕,习近平下达检阅开始的命令。激昂的《分列式进行曲》在大海上响起。  受阅舰艇分成潜艇群、驱逐舰群、护卫舰群、登陆舰群、辅助舰群、航母群破浪驶来。受阅飞机呼啸临空。  大海滔滔,铁流滚滚。自1949年4月23日从江苏泰州白马庙启航,人民海军在党的指引下,一路劈波斩浪,逐步发展成为一支能够有效维护国家主权、安全、发展利益的海上武装力量。  受阅舰艇通过检阅舰时,一声长哨,官兵整齐站坡,向习主席致敬。“同志们好!”“主席好!”“同志们辛苦了!”“为人民服务!”军乐作伴,涛声作和,习近平的亲切问候同官兵的铿锵回答相互激荡,统帅和官兵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  新时代,新航程。习近平对人民海军建设高度重视,先后多次视察海军部队,发出“努力把人民海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”的号召。人民海军正以崭新姿态阔步向前、逐梦海天。  15时许,检阅舰调整航向,向参加庆典活动的来访舰艇编队驶去。  国际舰队检阅,是海军这一国际性军种特有的海上礼仪活动,是世界各国海军友好交流的一种独特方式。  俄罗斯、泰国、越南、印度、日本、菲律宾、孟加拉国、文莱、韩国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马来西亚、缅甸等国的舰艇悬挂代满旗,按照作战舰艇、辅助舰船的顺序,以吨位大小排列,依次通过检阅舰。  习近平向各国官兵挥手致意。各国海军代表团团长在检阅舰后甲板就座观礼。  15时30分许,在《友谊地久天长》的乐曲声中,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圆满结束。  许其亮、丁薛祥、魏凤和、王毅等参加活动。(责编:白宇)




(www.55gvb.com_www.55gvb.com-【参与多款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www.55gvb.com_www.55gvb.com-【参与多款】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两部门:医疗卫生机构厕所要基本无蝇蛆无明显异味 网上零售总额增速跌破30%商务部:符合经济规律 “通俄门”报告长300页?美民主党要求全文公布 多一种节能出行方式试驾雷凌双擎E+ 中国最大尺寸选择性激光烧结3D打印设备交付用户 大V聚焦国奥:别再吃净胜球亏对弱队很久没大胜 剑桥承认高考成绩网友:算上运动会成绩也不够 易纲: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的框架 研究:特朗普关税每个月令美国消费者损失14亿美元 她不仅颜值俊俏,黄金“腰臀比”更有魅力 银行理财收益“跌跌不休”大额存单升温 博鳌论坛报告: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有望迎来宽松 领先世界第二近4秒!孙杨400自的对手只剩自己 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地周边:丙酮甲苯等未超限值 外媒:德银考虑为德国商业银行交易募集30-100亿欧元 中国人寿去年净利114亿降64.7%,市场份额重回20… 小鹏汽车回应特斯拉窃密事件:无端指责不会压制创新 YG股东大会梁铉锡和弟弟连任成功胜利案无损地位 两桶油紧张吗?国际巨头要开1000加油站还带特色咖啡 武汉大学:17年前曾出台规定,穿和服不能入校赏樱花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:大摩升润地至41.15元评级增持 著名恐怖片导演去世曾为《狙击电话亭》写剧本 李立群:小鲜肉不应被批评演技稚嫩但也少了匠气 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:同意兴建瑞金机场 猫和老鼠真人版大反派曝光,权力的游戏小恶魔有望出演 外媒:德意志银行员工被禁止在合并期间出售股票 半个世纪后美国的“诚实掮客”人设要崩? 王室成员60年来首次正式访古巴英国王子惹恼美国 张歆艺纠结是否给宝宝剃胎毛蒋欣回答:我没剃过 外媒:面对中国厚重历史美国才是那个鲁莽的角色 这是什么操作?华为发文感谢苹果 薛佳凝新恋情曝光?工作人员回应称:不知情 托妮·柯莱特加盟Netflix新片合作《黑镜》男星 瑞信CEO去年赚1265万瑞郎为欧洲最赚钱银行高管之… 马来西亚主帅讽刺国奥:给我三个月准备也能出线 隋文静不喜欢自由滑配乐靠天赋夺冠?韩聪神补刀 中美学者发现男性不孕不育新致病基因(图) 希望你的H-1B申请包裹都挺好,别忽略这些影响最终成败… 岳云鹏打扮休闲与花树合影笑容灿烂被赞很可爱 外交部:望日方信守承诺为中企提供公平透明营商环境 迪斯带领大众集团重组转型进入“攻坚期” 日本乐队GLAY成员HISASHI被曝不伦恋事务所否… 王朝对决变成闷战一场!恒大三连胜却高兴不起来 乔欣吐槽粉丝都是“披皮”粉不满粉丝用生图控评 女子被留珍爱网门店6小时只喝一杯水签约后\"逃出来\… 欧盟通过决定延长脱欧最后期限到4月12日或5月22日 黄磊女儿多多身高太吓人,才13岁就有一米七了! 凤凰传媒:全资子公司间接投资蚂蚁金服723万元 钢铁侠发推喊话美队绿巨人:谁的胡子最好看?绿巨人这样回… 新能源汽车累计补贴审核情况:比亚迪、吉利两家独大 开盘:美债收益率企稳美股周二高开道指涨190点 克劳福德超越库里!生涯总得分升至历史第二 华尔街反应:美联储预测今年不升息让投资人参不透 iPhone11或将配备双向无线充电功能附送18瓦… 大麻市场仍然被低估,Cronos的强劲增长才刚刚开始 韩媒:韩美领导人将于4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会晤 邮储银行去年多赚近10%不良贷款双升 “曹园”旅游开发迷局:当地4年两度招商现彻底否认 《青你》节目组防偷拍泼水泼粪?回应:消防测试 粤媒:韦世豪需要去看心理医生情绪管理有大问题 iQOO手机销售政策调整:每天十点限量发售 刘嘉玲久违合影陈冠希二人搂肩合影显亲密 前国米首席球探:我曾为国米谈妥热苏斯和卡塞米罗 衡晓帆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 两代孙悟空相见!六小龄童林更新罕见同框合影 新京报:深化经济改革中国需有二次“入世”心态 亮相上海车展保时捷全新CayenneCoupe 华创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试用期突遭解聘因旷工? 慈善晚会方发声明求和甄子丹讲三字真言回应 新“小昭”许雅婷澄清绯闻亲回网友称单身 美媒鼓动日本多买F-35对付邻国 一位名校教师的思考:公立学校为何不如民办有活力 106岁老红军王大凯逝世从抗战到解放曾负伤18处 合景泰富集团2019年销售目标850亿元 山东青州一车间发生爆炸致厂房倒塌3人受伤 响水化工企业爆炸核心区直击:三个储料罐完全炸烂 韩媒:朝方部分人员25日返回韩朝联办恢复办公 跨界就真的好用吗,体验哈弗F7X 皇马成抬价工具?曝巴黎开4000万年薪强留姆巴佩 地方债抢购时间表:228日山东陕西1日北京开售 42岁黄海波风波后近照曝光,胡子拉碴网友直呼认不出 德经济增速放缓英脱欧僵局难破欧洲经济多面承压 销量下挫对中国市场过于依赖起亚和现代发展遇阻 大和:日清食品目标价上调至4.65元维持买入评级 一份看空报告闯祸!土耳其国家级愤怒:全面调查小摩 以色列AR创业公司宣布加入阿里实验室阿里:不予置评 名爵EZS明晚正式上市预售11.98万元起 撑起中国楼市“半边天”的竟是单身女性! 积压多上星难加上限古令古装剧没有出路了吗? 王嘉尔被问是否单身吓坏粉丝曾为女生改邮箱账号 朱骏贾跃亭联手造车双方各占合资公司50%股份 养老基金个税递延渐近公募基金如何把握发展契机 刘嘉玲久违合影陈冠希二人搂肩合影显亲密 世锦赛冰舞西泽隆组合暂领跑王诗玥/柳鑫宇第14 你浏览的网站可能是假的!WiFi又被曝光重大安全漏洞 能做到这些事的女人,才会和你好好过日子! 中泰宏观梁中华:美国将再次发生衰退? 张稀哲:集中时间仓促先吸取教练战术传球失误多 马斯克一个月内两度发邮件解释特斯拉关闭门店计划 约老师大两双掘金客胜威少准三双雷霆遭横扫 路特斯将在武汉国产吉利终将圆了“跑车梦” 舊振南出書《漢餅》榮獲世界美食大獎 他们将iPhone放进搅拌机,只为告诉你这些秘密 受房地产拖累迪拜经济失速!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 慧聪集团挫近6%向两公司发可兑换股 胡一天事件女主时隔一年澄清:他没说沈月不好 2018中国运动员传播影响力榜发布武大靖排名首位 郭平谈5G网络安全:过去30年华为安全记录是行业最好 四环医药飙逾5%创九个月新高癫痫药物获受理 6月安排补场手续刘德华明年2月办7场红馆演唱会 特步国际折让15%配售2.47亿股现有股份每股5.5… 教练眼中的王简嘉禾:发育期控体重很艰辛 海南:随总部企业迁入员工享本地居民同等购房待遇 中泰国际:重申粤丰环保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4.70元 波士頓吃喝玩樂篇|波士頓最適合步行的街區 欧阳娜娜就政治立场再发声:我是中国人 蔚来盘中股价一度下挫6%再创历史新低股价现跌约4% 厦门书记会见高雄市长韩国瑜:闽南语是共同的乡音 刘守英:别指望农二代回村庄也别把他当城市局外人 法国各界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到访 新西兰总理首次访华驻华大使提前强调外交独立性 健美男子三次拿下冠军锻炼前后的形象差别太多! 富力地产进阶千亿B面:盈利下滑短债压力浮现 俄媒公布中俄合研重型直升机时间表5月拟定研发合约 福特在德国裁员5千盈利仍遥遥无期 dailynewsus-waptech",id:"",cType:"col 爱和面包怎么选? 小摩:若波音737Max停产美国GDP增速或进一步放… 一份报告引发的巨震!土耳其再度上演股汇双杀 巴菲特评苹果进军娱乐:这是可以犯一两次错误的公司 韩国网友评“最希望退出的偶像”胜利高票当选 阅文集团否认公司员工与青果阅读非法牟利 李荣浩演唱会喊粉丝大姐女粉回应:我只有20岁 多一种节能出行方式试驾雷凌双擎E+ 剑桥大学回应承认中国高考成绩:已执行数年 硬件靠边服务上台苹果要变? 冠军赛收官:叶诗文徐嘉余揽三金孙杨傅园慧四金 驻阿美军10天内再遭袭击报复空袭又致14名平民死亡 京东方业绩腰斩董事长王东升回应退休:战略会传承 冲刺汽车金融第一股东正金融推迟上市 三大行齐唱好蒙牛乳业午后上升4%创9个月高位 从涨得头皮发麻陡变快刀斩乱麻A股又令人心乱如麻? 连续六赛季50胜!狂野西部只是给勇士陪跑的 小摩:若波音737Max停产美国GDP增速或进一步放… 酒駕肇事修法蘇嘉全:今天拼三讀 除了养老金和健康俄罗斯老年人还面临这个担忧 嘉士利集团2018年度少赚18.8%派息5港仙 中超第3轮转播计划:CCTV5转播两场恒大&鲁能受关… 中方回应美国军舰再次穿越台海:已向美提出交涉 甄子丹遭岐视离场关之琳力挺:子丹不会胡说八道 福州沿海大量豪华活人墓被曝光部分占地超100㎡ 名记:詹姆斯掩饰了很多伤痛!腹股沟本该休半年 美议员:美联邦航空局疏于监管导致波音737MAX空难 西媒意外武磊替补:主帅摆大巴中国球迷等着呢 临近周期结束全球债券市场狂欢者保持清醒头脑 继CVS后沃尔格林也将出售大麻二酚产品 射精時間過長其實是骨盆底肌肉僵硬 华为在2018年获无条件政府补助近9.69亿元 美光营收环比下降26%,是需求疲软还是竞争力下降? 携程梁建章:携程正加快进入中低端以及海外市场 欧洲议会批准互联网版权新规被指代价高昂 余文乐带妻儿逛街享受父子乐十月大爱子神似妈妈 中消协开通App举报通道:20%举报涉及信息收集过界 绿城中国少赚逾五成股价仍涨9%创六个月高 香港苏富比将拍卖88.22克拉巨钻最高估价1亿港元 茅台等一线酒企巩固地位二三线品牌抢市场防被干掉 深圳男篮官宣更换外援放弃双小外换NBA内线 瑞信:中国银河目标价升至5.7元跑赢大市评级 场均26分神射只敢争第2分卫哈登已碾压所有人 特邀韓國瑜?王金平:尊重但不代表接受 海南网信办扫黄打非办约谈天涯:传播色情低俗信息 一张图看懂华为2018年年报:中国收入3722亿元 猎豹移动2018年全年营收49.82亿元净利润12.… 国台办:台胞来大陆投资可参照适用《外商投资法》 外媒称苹果挖走特斯拉高管可能将重启电动汽车开发 从宁泽涛到张国伟中国运动员“商业”之路怎么走 嘉年华国际料去年亏损30亿主席所持逾10亿被斩仓 从涨得头皮发麻陡变快刀斩乱麻A股又令人心乱如麻? 绝望!中超最差!杨旭这动作何意?攻中带守是笑话 上涨行情中数量见长的看空研报你怕不怕? 纪平梨花:向羽生结弦偷师下赛季要挑战四周跳 GM将在美国制造业务投资18亿美元新增700个工作岗… 旧金山考虑禁止亚马逊无现金商店 郑家纯女儿郑志雯获委任为周大福非执行董事 苹果的新增长只能靠安卓用户来实现 税改一年后特朗普承诺的4万亿现金回归还差3.3万亿 崔始源晒合照为彭于晏庆生两人神情搞怪变表情包 武磊:面对西甲后卫我很有信心目标杀进欧战 互联网行业“吃青春饭”但总有什么能对抗衰老 任时完将于27日举行非公开退伍仪式 信德集团纯利升超过2倍兼派特别息现涨逾6% 健身请注意!3个健身后不能立刻做的事你可知道? 摩根大通对3个市场风险保持警惕:波动率、仓位和估值 e成科技完成8000万美元C轮融资 美国南加大“狼医”性侵案又新增3名受害者控诉 暗戳戳秀恩爱!宋仲基晒与宋慧乔旧照破离婚传闻 社保缴费基数要降了你能少交多少钱?